本页主题: G1 部分AU 铭记,以历史之名 警车中心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魅影律
距离相隔千山万水,相逢跨越生死阴阳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87
腐指数: 2031 螺丝钉
能量块: 6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43(小时)
注册时间:2015-02-27
最后登录:2018-01-12

 G1 部分AU 铭记,以历史之名 警车中心

    警车中心,警车和他的人类好友(我先不说是谁)。
    在不可预知之中隐藏着微不可见的危险,警车痛恨着所有的不可预知,但拜他强大的逻辑系统所赐,他可以在危险出现之前竭力避免或者在危机来临时将其降到最小。但他现在却连最简单的本能,甚至单细胞都有的趋利避害都没法做到。除此之外,警车更痛恨战争,毫无意义地厮杀,没完没了,仅仅是因为双方的立场,多么可笑又无可奈何。从镇天威叛变,到威震天起义,再到数百万年的内战,他早已忘了自己考入军校是为了保护人民,而不是让无数同胞惨死在自己手中。
    “砰!”一枚炸弹在他的左侧爆炸,巨大的冲击波险些将他掀翻。在芯中暗自咒骂了一声该死,他不动声色地将前轮向右侧多打了一圈。
    1944年,10月2日。欧洲某战场。
    军绿色的军用吉普车咆哮着驶过公路,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一名美国飞行员。感谢普神,他虽然浑身缠满绷带,就像埃及的木乃伊一样,但微弱的呼吸声表明他还有生命迹象。“感谢那位英国将军,这将是他戎马一生的最大败笔。”警车略带嘲讽地想着,却仍然加大了马力。没错,他,警车,汽车人鼎鼎大名的战略指挥官,现在变成了一辆毫不起眼军用吉普车,作为首批降落在地球上的汽车人,他们在飞船受到袭击后就果断弃船逃生了。但很不幸地是,他的逃生舱掉落在了一座火山里,火山活动激活了逃生舱的生命系统,他苏醒了。
    警车对周围进行了扫描,没有发现任何赛博坦人的信号,安全起见,他扫描了一辆当时最常见的车辆形态。可他没想到的是,那是一辆军用车辆,而当时,正处于人类浩劫的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
    警车不想去吐槽盟军那几位貌合神离的指挥官,但他却十分赞同一位叫古德里安的碳基说的话,战争就像数字,计算精确将胜券在握。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这位盟军飞行员危在旦夕,警车不愿意去计算等这场战役打完后,盟军伤亡的人数会上升到多少,现在他甚至都不敢奢望这位飞行员会活下来。
    头顶上再次响起飞机的引擎声,真是该死,自从苏醒之后,警车一直在小芯翼翼地扫描着自己遇到过的一切机械,希望能遇到自己的同胞。但很不幸,没有任何人回应他。这让警车在担忧之中又不免暗自庆幸。但尽管头顶上这架飞机只是一团由碳基驾驶着的金属,它投下的东西仍然让不能变形的警车头疼不已。
    警车已经数不清自己暗中帮这位愣头愣脑的司机搭档躲过多少次危险了,但他显然没有劫后余生的幸运,在下一波攻击袭来时,他成功地将警车的方向盘打错了,随着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警车成功地向右侧侧翻过去,伴随着引擎的呼声,汽车人副指挥官无声的咒骂,军用吉普车滚进了山涧里,消失不见。
    警车两只轮子腾空,以一个十分滑稽的姿势躺在草丛里,鲜红的血液将他的驾驶室弄得一片狼藉。直到天黑,警车才小芯地变形站了起来。
    真是糟糕,德国人击中了他的一条腿,他的右腿神经线路冒着火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瘫痪。而现在,他已经感知不到飞行员的生命迹象了,而那位司机,似乎也失去了大量“能量液”,下线了。再次确认了四周的状况,警车将飞行员的遗体掩埋后,小芯地托起那位司机,拖着马上要失去知觉的腿,开始寻找藏身之所。今晚他似乎运气不错,在山底警车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岩洞,可以完美地隐蔽身形。警车将司机安置妥当,又搬过一块巨石将洞口挡住。顾不得休息,警车打开随军的医疗箱,找出绷带,笨拙地为眼前这位瘦小的碳基包扎起伤口。小芯地牵拉着士兵的腿,将骨折的地方复位,将伤口按压止血,他不能用tf的急救方案,只能学着部队军医的急救方法,小芯地尝试……而当他做完这一切之后,右腿那条可怜的神经路线在冒出一阵火花之后,成功地断裂了。警车只觉得右腿膝盖一阵钻火种的疼,紧接着,膝盖以下的地方,就彻底失去了知觉。他疲惫地靠在岩壁上,试图忽略腿部的不适,以及火种中的,似有似无的那一丝担忧。他现在没法变形,而当那位碳基清醒后,看到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夜深了,在这个小小的山洞里,警车淡蓝色的光镜淡淡地闪烁着。
   时间记录显示48个地球小时之后…… “嘶!”美军司机捂着脑袋睁开眼睛,试图看清自己的处境,但首先映入眼帘的,确是两个淡蓝色的“灯”,“不想引来德国士兵就闭嘴。”警车开口,适时止住了美国运输兵卡在喉咙里的惊呼。“你是谁?”看清了眼前这位巨大的钢铁怪物,士兵小声地问,但颤抖的声线出卖了他内心的惶恐。
    “我的名字叫警车,来自赛博坦。但现在,我仅仅是你驾驶的运输车。”警车看着碳基脸上变幻莫测的神色,暗自想笑,他要是对这只碳基动了杀心,这位美国士兵早就不知道被他弄死多少次了,更别说现在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救他了。“我叫菲普利斯,菲普利斯 切斯,”士兵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绷带,“是你救了我?”还有已经复位的大腿,警车点点头,“你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还需要进一步的救治。如果我没有记错,这里离大本营还有数百英里,如果我的腿不能恢复,你可能就要徒步回去了。”士兵这才发现,警车的右腿膝盖上,有数根已经断裂的电缆。看来现在他两得“相依为命”了,士兵脑中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词。“我的修复系统已经开始运作了,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我得恢复变形能力,这根神经完全修复需要不短的时间,虽然这里人迹罕至,但并不是久留之地。”警车神情严肃地看着眼前依旧一脸懵逼的士兵,“我需要你的帮助。”
    神经完全瘫痪后,警车的腿无法接收来自中央计算机的任何指令,而中央计算机在神经损伤后得到的反馈却是指令已经传达。现在警车需要一个外源性的程序代码激活断腿处的变形程序,只有这样他才能变回载具模式,然后让受损的部位慢慢修复。
    编写代码对于警车来说简直易如反掌,但在眼前这位运输兵看来,自然又是另一回事了。将车上的电报机天线拆去,运输兵带着耳机,试图用摩尔斯代码记录下警车变形时的程序规律。
对于tf来说再简单不过的变形程序,即使转变成摩尔斯代码,依旧十分复杂,它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改变规律,而不同的代码之间似乎又有着特定的规律……
    整整两天两夜,这位美国士兵几乎滴水未进,一直在记录着警车的变形程序变化,似乎是他的坚持不懈感动了普神,在一串代码之后,那位士兵用发报机迅速地输入了接下来的代码,警车看到自己的右腿轮动关节开始活动。他惊喜地发现,这位士兵找到了变形的规律!而且还成功激活了已经瘫痪的右腿的变形轴承!
    警车不敢怠慢,身体的其他部位紧随其后,手臂回缩,胸甲上抬,他迅速完成了变形,打开车门,等司机坐上来之后,军用吉普车撞开洞口的岩石,引擎咆哮着,轮胎转动带动着沙尘,扬长而去……
    警车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位 小战士在坐下来之后,就直接陷入了沉睡,他信任警车,因此才将自己的命运完全交到了警车手里。
   “上帝啊!菲力,你终于醒了!”再次睁开眼睛,这位士兵首先看到的是战友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仿佛刚才上帝显灵了一般,“你失踪了五天,我们都以为你已经牺牲了呢!”“我现在,在营地里?”菲力捂着额头,看清自己身处营地后,猛然掀开被子,当他看到大腿上的绷带后,年轻的脸庞上写满了震惊,“军医说,你的伤口处理得十分及时,幸运的是,骨折并没有损伤到重要的神经与血管,再过不久你就可以完全康复了……”不等战友说完,他拿过床头的拐杖,就急急忙忙地往停车场走去,全然不顾战友的叫喊。
    停车场整齐地停着数十辆军用吉普车,布满灰尘,它们此时看来都是那么狼狈不堪,但菲力知道,这里面,有一位救过他的汽车人战士。在他为警车寻找代码的那两天,菲力也对警车的过往有了一定的了解,虽然是完全不同的种族,但菲力仍然对警车的忠诚与智慧刮目相看。罕见地,警车信任这位瘦小却内心强大的士兵,而很荣幸地是,对方也信任他。这位这位思维缜密的指挥官不仅仅是一位英勇的战士,更是一位坦诚的朋友。如果他们还有机会坐下来交谈的话……
    他记得警车对蒙哥马利将军的嘲笑,还有对盟军的吐槽,他还记得警车预言,“市场花园行动会失败,但盟军会取得胜利”,可是现在,警车又在哪里?
菲力杵着拐杖,吃力地在停车场寻找着,这么多军用车,到底哪一辆才是救过他的那位战士?也许,警车根本就不在这里?
    运输兵仍然焦急地在停车场不停地寻找着,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对驾驶了这么久的运输车如此陌生……而警车,则是静静地停在停车场不起眼的角落里,看着那位运输兵在自己周围徘徊,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菲力的腿痊愈之后,他的生活又逐渐步入了正轨,他依旧每天都运输着不同的物质或者伤员。奔波在各个战场,而那位叫警车的战士,再也没有出现过。但菲力笔记本里长长的代码,还有那一卷混着鲜血与机油的绷带,都在告诉他,这一切,并不是梦。
    只是,菲力不能说出警车的名字,甚至不能说出这几天他经历的一切。
    警车的话终于全部应验了。
    1945年5月7日,欧洲战场结束。人们欢呼,拥抱,亲吻,菲力站在伦敦的街头,神色平静的他与周围激动的军民格格不入,他的胸前挂着数块功勋章,那是在腿伤痊愈后获得的。他所在的部队即将撤离,菲力不知道警车现在身在何处,冥冥之中,他有一种预感,他和警车,会再次相见的。
    1977年,美国纽约。一名男子端坐在桌子后面,他带着眼镜,正在厚厚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菲力现在是一名普通的办公室职员,再过两个月他就要退休了。但他不希望自己退休后无所事事,因此在儿子的鼓励下,他决定开始写自己的回忆录,记录下自己在那段特殊岁月里的种种经历。当他写到1994年的时候,窗外突兀地响起一阵警车的警报声,一辆警车呼啸着驶过窗前,菲力突然愣住了,钢笔从他的手中掉落,砸在了地上。
    警车……这个被他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名字,被再次唤醒,菲力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柜子上的勋章。他很想将这个名字写进回忆录里,也很想告诉世人二战的见证者不仅仅只有他们。但他不知道世人是否会接受他的这一段不可思议的经历,思考了良久,菲力最终重新打开了另一本笔记本,他将那一长串的代码完整地记录下来,在最后,写下了一段文字,1994年10月2日,欧洲……
……
    1983年,美国俄勒冈州郊区。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科学家正在整理着爷爷的笔记,爷爷作为一名二战老兵,他经历了人类历史上这一大浩劫,回忆录里记录着他见证过的一切。切普最近正在找一些二战的资料,而爷爷的回忆录无疑是最佳的选择,老人早就说过,他的日记自己可以随意翻阅。当他打开抽屉,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从夹层里掉了出来。“这是什么?”好奇地捡起笔记本,切普打开后,却只看到了长长的代码,“这是,摩尔斯代码?”切普试图破解这些代码,却发现这些代码无法用任何一套密码将其翻译,将所有密码看完,切普还发现,密码的后面,竟然还有爷爷的日记!
    时间显示是1944年?为什么这一部分没有写在回忆录里?切普好奇地翻阅着爷爷的日记,随后,他的表情,也开始变化起来……
    合上日记,切普终于明白了,原来那一串代码不是任何密码,那是汽车人变形时的电流变化。切普将摩尔斯代码转变为电脑代码,发现它与大脑电波十分相似。切普凭借着过人的技术,将这个简陋的代码完善,他知道通过这个代码可以控制高级机器人,但遗憾的是,并没有研究所愿意让他尝试这个陌生的东西,而那串代码自然也就被年轻科学家束之高阁了。
    1984年,俄勒冈州。红蓝色的大卡车打开了胸甲中的能源宝,在历代领袖的引领之下,历经400万年的沉睡,汽车人战士再次聚集起来。对于警车来说,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凭借夜色的掩护,他从一家历史博物馆里冲了出来,消失在黑暗中,一如当年在欧洲战场那般迅速。重新扫描载具,迷彩色的军用吉普车变成了黑白色的警用达特森,他依旧在战斗,依旧在保护着这颗星球和她的子民。只是很遗憾,除了他,包括擎天柱,都是在二战之后才苏醒的。而霸天虎那边,最出现的那个蓝色飞机,也是在20世纪末期才被地震激活的。
    警车不明白为什么普神唯独让他见证这一场人类浩劫,他经历了太久的战争,他对战争的残酷早已习以为常,却无法与人诉说。但现在的他无暇顾及这一切,地球战场同样让经验丰富的军官打起了十二分的谨慎。但似乎,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
    擎天柱派他和蓝霹雳负责追踪飞机部队的踪迹,之前狙击手用压缩激光击中了飞机,这对他们的机身造成不轻的损伤。他们现在一定在寻找替代的零件。警车和蓝霹雳向一个飞机仓库驶去。在那里,果然看到了气急败坏的飞机,还有霸天虎的情报官。
    不算声波的磁带,一对二,人数上他们并不占优势。警车和蓝霹雳毫无惧色,变形站了起来。两辆达特森配合着,成功打掉了飞机手中还未安装成功的机翼,但声波的磁带总是让人防不胜防。蓝色的情报官躲过了蓝霹雳的激光,放出了激光鸟和机器狗。讨厌的鸟聒噪地阻挡了蓝霹雳的视线,警车一把将蓝霹雳撞开,击中了那个紫色的飞机后,却没想到惊天雷从身后袭击了他。匆忙闪开,警车低下身体,将枪口对准了蓝霹雳,蓝霹雳也转过来瞄准了警车,切确来说是,瞄准了对方身后的飞机。两声枪响,惊天雷和闹翻天冒着烟再次撞到了一起。紧接着,酸液枪击中了那只讨厌的猫科动物,黑色的四脚机械兽惊恐地跑回了声波脚边。但下一秒,没等警车转过身,声波的麻痹干扰束就击中了他。警车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他的视野里就布满了警报窗口。他遇到了被称为“瞬间死神”的战斗计算机瘫痪,现在的他,别说战斗,除了变形,他甚至连枪都拿不起来。蓝霹雳迅速上挡在警车前面,狙击手惊恐地喊着,“快走!警车!我掩护你!”战斗计算机瘫痪的tf在战场上存活的概率,几乎是零。警车没有变形,他知道以现在的形势,即使有蓝霹雳掩护,自己也未必能成功脱身。而且,他不能丢下对方。警车靠在墙上,将自己的主线接入了外部计算机。他不能确定谁能接收到自己的求救信号,但现在他只能赌一把。
    “这里是汽车人警车呼救!”一阵急促的电波顺着警车的天线传,经过输电线,传入到一所普通住宅的计算机里,而那户住宅的主人,正在计算机面前认真地思考着什么,时不时地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我的战斗计算机坏了,我需要支援!”急切的呼救声突然从音响里传了出来,打断了切普的思路。等等!汽车人!警车!这是爷爷提到的那个汽车人战士?切普马上停下手中的动作,毫不犹豫地拿起话筒,“警车?我是切普,切普 切斯!现在,由我来控制你!”随后,他输入了那个在脑海中无数次模拟,在电脑面前无数次改进的程序代码。
    略显稚嫩的声音传入警车的音频接收器,切斯?警车记得这个家族名字,紧接着,不等他仔细回忆,一阵代码格式就顺着天线传入他的四肢百骸。熟悉的格式,只是动作更加流畅,而且反应更加灵敏,几乎是瞬间,警车就明白了,这就是半个世纪之前,那个士兵编写的代码程序,只是,它变得更加完善,甚至可以说是,完美。没有丝毫停顿,警车起身,跳跃,躲过激光,开火,跳上飞机,砸开驾驶舱,发射了导弹,“这才是我的源程序喜欢的人。”他欣喜地说着,丝毫不掩饰语气里的赞美之意。
     好不容易赶走敌人,警车留意到那位年轻人做自我介绍时说的名字,切斯,是他听错了吗?他是那位士兵的子孙吗?随便找了个借口支走蓝霹雳,警车根据信号定位找到了切普的住所。
    他决定去摆放一下这位年轻人。
    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位出色科学家,竟然是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你好,警车,我是切普 切斯,很高兴认识你。”切普向他伸出了手。真的是切斯家族!“菲普利斯 切斯,是你的家人吗?”警车惊讶地问道,切普被眼前这位巨人夸张的反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爷爷得了老年痴呆,现在在一家疗养院进行康复治疗。他每天都在念叨着同一句话,市场花园行动会失败,但盟军会取得胜利。”警车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句话,正是战略家在山洞里,对士兵说过的,身为军事专家,他甚至嘲笑过那些二战中的指挥官。显而易见的是,眼前这位年轻人,就是那位士兵的后代。警车迅速变形,将切普放在副驾驶座上,“请带我去见他,切普。”警车无比真诚地请求着科学家。
    在郊区一家温馨的疗养院里,护士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推到了一个小院子里,那里除了一位同样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还停着一辆黑白色的警用车。午后的阳光照在老兵布满皱纹的脸上,今日的阳光似乎有点刺眼,老兵眯起了眼睛,浑浊的眼睛艰难地聚焦着,试图看清眼前反光的警用车辆。警车无声地变形,站起来,又谦逊地蹲下来,他的门翼反射着淡蓝色的光,湛蓝的光镜依旧发出淡淡的蓝光,就像那个漆黑的山洞里唯一的光源,清冷,却出奇地平和。警车伸出手,小芯地握住了老兵干枯如鹰爪的手,“市场花园行动会失败,但盟军会取得胜利。菲力,是我,警车。”“警车?”老人浑浊的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光芒,他颤抖地伸出双手,轻轻抚摸过警车的手掌,手臂,胸甲,最后,抚摸过警车的面甲,光学镜头、鼻梁、嘴唇……尽管双眼早已浑浊,不再深邃,但在他内心深处,他从未忘记过警车的模样,警车的模样,早已被他刻在了记忆里,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地鲜明。
    相隔半个世纪,曾经只有一面之缘的两位战士再次相遇。警车仍正值壮年,他却已经步入暮年。老兵激动地抱住了警车,“谢谢,我非常感激你,谢谢你救了我。”老兵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功勋章,轻轻放在警车手里。那是他曾经的荣誉,但如果没有那个钢铁怪物,他早就因为失血过多,死在了欧洲某个不知名的山涧里了。之后的无数次运输任务,警车依旧以无言的方式保护着每一个驾驶自己的司机,而正是因为这样,他们运输小队才得以完成无数堪称不可能的任务。“你是我们运输部队的英雄,我们欠你一个功勋章。”老兵看着眼前黑白色的机器人,忍不住老泪纵横。遗憾的是,他们躲过了炮弹,却没有躲过时间。他现在是当年那只运输部位唯一的幸存者了,但幸运的是,他又见到了这位曾经无言的战友,他的救命恩人。警车低下头,感激地说,“我也要感谢您救了我,而且,您的孙子,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温润如玉的警车,丝毫没有铁血指挥官的冷漠与戾气。汽车人将一枚虎面标志,放在了老人手中,“您让我看到了这个种群令人敬佩的勇气,与躯体大小无关。”
    后来,汽车人的副指挥官总是会习惯性地在午后没事的时候玩失踪,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除非敌人来袭。而面对所有战友的八卦时,副官不是拿其他话题搪塞过去就是板起一张扑克脸让战友们瞬间闭嘴继而知难而退。
    警车安静地停在那个小院里,在他的旁边有一张轮椅,菲力经脉突兀的手轻轻抚摸着警车光洁的车门和挡风玻璃,微风拂过警车的玻璃,吹过老兵雪白的鬓角,似乎是在诉说着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警车可以这样度过一个下午,安静,祥和,一如他怀念的旧时光。
    2001年初春的时候,警车从切普那里得知,菲力去世了。警车受邀出席了他的葬礼,而更让他意外的是,作为二战的见证者和战友,警车有幸为菲力扶灵。白色的双手小芯地接过盖有星条旗的棺椁,警车能感觉到,棺椁非常地轻,他甚至感觉不到它的重量,但这个小小的黑色匣子又仿佛有千斤重。
“你走过硝烟,有着离别与悲伤,走过繁华,有着鲜花与掌声相伴。铭记将会伴随你所爱的人一生。愿你的灵魂能在这此安息,阿门。”
葬礼之后警车送切普回家,警车感叹,当时他只是无心之举,想不到,老兵却将此铭记了一生。“人类的生命很短,”切普轻轻抚摸着警车的车窗,“因此我们需要记住每一个爱我们的人与我们爱的人。”按照菲力的遗愿,那块汽车人标志,被放在他的胸口,就像功勋章一样,陪他到了另一个世界。“总有一天我们也会离去,但总会有人,记住我们之间的感情。”这是道别时切普对警车说的话。
    菲力走了,但警车依旧会抽空来找切普,陪他玩高智商的棋类游戏,或者只是单纯地作为一个倾听者。警车喜欢安静地停在科学家旁边,偶尔闪动的转向灯,是他无言的回应。
    但随着形势变化,战事也越来越紧张,两人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切普开始担心,也许有一天,寿命远比他们漫长的警车,会永远沉睡在这颗小小的星球上。但警车总是笑笑,转向灯闪烁几下,不予评价。
    眨眼时间就到了2005年,地球战场全面爆发。有很多汽车人战士都英勇牺牲了,包括总是板着脸训斥部下却又不厌其烦地为他们擦屁股的警车。切普参加了汽车人的葬礼,他确实猜对了。他隔着水晶看到了战略家年轻的脸庞,警车关闭了光镜,安静地沉睡着,一如21年前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平易近人,只是,他不会再醒来。
    “嘿,警车长官,”抚摸着冰冷的棺椁,这是切普第一次对警车使用敬称,有开玩笑的感觉,却带着丝毫没有幽默感的哽咽,“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爷爷的日记最后一页写着一句话,他很荣幸能和你这样一位勇敢无畏,愿意为正义和自由做出自我牺牲的战士并肩作战,哪怕只有短短的五天,以及无数个日日夜夜。”切普看着警车,他依旧躺在那里,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这也许是人类对汽车人副指挥官做出的最高评价了。
    对于警车来说,足矣。
END
番外
    2030年的夏天,骄阳似火的下午,没有一丝凉意,一个黑发小男孩趴在一位带着老花镜,头发花白,正坐在轮椅上闭目养神的科学家脚边,翻看着一本泛黄的相册,“爷爷?”老人睁开眼睛,看着孙子,笑着问,“怎么了?”眉眼间满是宠溺,“爷爷,您有朋友是警察吗?您的相册里好多警车啊!”孙子胖嘟嘟的小手指着一张照片,好奇地问道,老人顺着孙子粉嫩地手指看去,一个年轻人坐在轮椅上,旁边停着一辆警车,红色的晚霞将警车白色的引擎盖涂成了温暖的橙色。
    老人温柔地摸摸孙子柔顺的头发,“那是爷爷曾经很珍贵的朋友,是他救了爷爷的爷爷。”
    “爷爷的爷爷啊,那,那他经历过二战吗?”
    “是的,他经历过。”
    “那,那他叫什么名字?我能在英雄纪念碑里找到他的名字吗?”
    年老的科学家弯腰将孙子抱在了大腿上。
    “他是一名汽车人战士,他的名字叫,警车,P-R-O-W-L,prowl。”
    “P-R-O-W-L,prowl,警车!”
全文完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警车
“如果我死了,你会哭么?”
“绝对不会!”
“好吧……”
因为我会追随您,一起下地狱!
顶端 Posted: 2017-12-26 15:05 | [楼 主]
月影凌风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0
腐指数: 60 螺丝钉
能量块: 4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69(小时)
注册时间:2017-08-11
最后登录:2018-01-20

 

想当年G1的条子还是善良正直的好青年【?】,到了IDW就在黑化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以及大电影真是一把四十米大刀【转圈哭】
不过很喜欢这篇里的人机互动,人类士兵和塞伯坦战士偶然相逢,又在战争中互相救助,虽然是截然不同的生命形态却同为战士,都在战争中经历过伤痛与离别,从警车的角度看两个种族的战争视角很独特,后面又通过切普将故事和动画剧情衔接起来,于是结尾一把大刀浑然天成...【bushi】
【微笑中透出一丝疲惫.jpg】
顶端 Posted: 2017-12-28 19:23 | 1 楼
火葬曲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99
腐指数: 1069 螺丝钉
能量块: 11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12(小时)
注册时间:2016-03-22
最后登录:2017-12-29

 

十分佩服作者的脑洞和讲故事的水平  
顶端 Posted: 2017-12-29 04:01 | 2 楼
凤汐翎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05
腐指数: 863 螺丝钉
能量块: 52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6(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9
最后登录:2018-01-20

 

这把刀子真的是……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顶端 Posted: 2017-12-29 13:34 | 3 楼
nonobservance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3
腐指数: 225 螺丝钉
能量块: 251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8-01-13

 

还是G1好,只道那时是少年
Only this, and nothing more.
顶端 Posted: 2018-01-12 20:38 | 4 楼
maknoon
踏草留音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09
腐指数: 985 螺丝钉
能量块: 395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15-07-30
最后登录:2018-01-13

 

没跑赢四十米的大刀...
战争什么的 真是太可恶了
要乐观。
顶端 Posted: 2018-01-13 21:45 | 5 楼
凤汐翎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05
腐指数: 863 螺丝钉
能量块: 52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6(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9
最后登录:2018-01-20

 

战争毁掉了太多美好的东西……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顶端 Posted: 2018-01-14 00:45 | 6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1-20 21:0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