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鏡像穿越][OPM]所屬(11.15更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一张皮
级别: 角斗大师


精华: 3
发帖: 685
腐指数: 214748364 螺丝钉
能量块: 2147483647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417(小时)
注册时间:2011-08-31
最后登录:2017-06-14

 [鏡像穿越][OPM]所屬(11.15更新)

標題:所屬
配對:鏡像擎天柱(Optimus Prime)/正常威震天
背景:鏡像,G1交叉
棄權:他們都不屬於我
備註:穿越文,為方便區分,鏡像用英文名,G1用中文名,但文中發音是一樣的。
廣告的備註:本文將收錄在威受合本 《Mega❤Surprise!》之中,前部份放出來當試閱吧XD


Autobot帝國的移動要塞Ark,最高統治者Optimus Prime的旗艦,龐大的機身上印著醒目的Autobot標誌,是帝國的心臟,統治者權力的象徵。

Ark的中控室。

這裡總是守衛森嚴,因為這不僅是Optimus Prime的王座所在,也關押著一個特殊的囚犯,Megatron——帝國建立史上最頑固的一支抵抗軍Decepticons的首領。三年前Optimus設下陷阱,成功的捕獲了Decepticons的幾位重要人物,最終徹底消滅了這股抵抗勢力。黑紫色的暴君殘忍地殺害了無數Decepticons,卻唯獨留下Megatron,將他吊在Ark的中控室,說是要他見證Autobot帝國的崛起。

Megatron掙動了一下手腕。他的武器和機翼都被拆除,雙肩關節和雙膝關節分別綁著禁制爪,手腕和腳踝綁著能量基鎖鏈,大字型吊在離地面大約是他半條腿長的高度。左前方有全天候監視攝像頭,鎖鏈的控制端有報警器。現在是例會時間,Optimus Prime及其心腹在會議室,中控室沒其他TF在,守衛都在門外。

雖然Optimus只是將他囚禁在此,並未用其他方式折磨他,但被吊的時間長了,總是會不舒服。過去三年間Megatron嘗試了數十次逃跑,沒有一次成功,也沒因此受到懲罰。他想那個兇殘的暴君對自己如此溫和必定還有其他原因,但他想不出是什麽。

Megatron正打算活動一下雙腿,忽然感覺到有什麽異常,中控室的能量檢測設備也發出尖利的警報,主電腦提示有異常能量。緊接著,音頻接收器接收到空氣爆裂的巨響,最高統治者的王座前方憑空撕裂一道口子,一個銀白的TF裹著黑煙掉落下來,落地之前勉強調整一下姿勢沒有摔得很慘。裂縫轉眼就消失了。

前數學教授有點目瞪口呆,看著突然出現的TF掙扎著爬起來、順手擦去嘴角的能量液。

警報驚動了守衛,門打開,守衛端著槍衝進來,迅速將入侵者包圍。銀白TF卻沒有在意他們,掃視了一下,就直直地盯著Megatron看了。

視線交會的那一瞬間,Megatron猛地一震,瞪大了光學鏡,有一種看到了世界上另一個自己的奇異感覺。而不知為何,他直覺地知道,對方也有相同感受。

Megatron定定神,仔細打量那個闖入者,才發現除了面容相似外,這台TF跟自己相差很多。他的機體造型簡單,紅色光學鏡亮得醒目,右手臂上裝備著一門看起來威力很強大的炮管,銀白的裝甲被燻得黑一道灰一道,左肩裝甲破碎,全身有多處損傷,胸口有一條很長的裂縫,顯然之前經歷了一場惡戰。Megatron的目光在他胸口停留了一會兒,看著那平板厚重的裝甲上的紫色標誌。

Decepticons的標誌。

「你,是誰?」

話一出口,Megatron便發現這是個二重奏,對方也在同一時間開口了。「我是Megatron。」Decepticons的首領先開口介紹自己。對方露出驚奇的神色,說:「我也叫威震天。」

——普神,這真是太神奇了。

Megatron不禁感慨。他注意到門再次打開,轉過目光,只見Optimus Prime率先衝了進來,後面跟著他的心腹們。看了眼被衛兵包圍的TF,Optimus呆了一下,抬頭看看Megatron,又看看不速之客,問:「爐渣的這是怎麼回事?」

闖入者逐一打量著剛趕來的TF們,最後對黑紫暴君說:「我猜,你也叫Optimus Prime?」

Optimus盯著他,好一陣子才開口:「將他押去審訊室,我要親自審問。」

Megatron目送沒有嘗試反抗的TF被守衛押走,然後看著走到自己面前來的統治者。

Optimus一邊檢查禁制爪和鎖鏈,一邊問:「你認識他?」

Megatron想了一下才回答:「他說他也叫威震天。」

「你們明明截然不同,卻偏偏如此相似。」Optimus說。確定Megatron的禁錮依然沒有漏洞之後,他就離開了。

又只剩下自己單獨一個,Megatron望著關閉的門,有些擔心那台奇異的TF。Optimus曾多次當著他的面殘忍地折磨Decepticons戰士,他簡直可以模擬那個闖入者被拆成碎片的過程。這想像讓他顫抖了一下,希望自己是想多了。

第二天,比昨天的時間稍早,自稱威震天的TF又出現在中控室。這次他是從門口走進來的,來到Megatron身前,仰視著前數學教授湛藍的光學鏡,說:「真奇妙,我們明明如此相似,卻偏偏截然不同。」

Megatron注視著他,發現他裝甲上的污漬已經洗滌乾淨,傷口都有過維修,只是右手上的武器被卸除了,顯然Optimus還是對他有所顧忌。但這麼快就允許一個陌生TF隨便走進中控室,一貫是寧肯誤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的Optimus對他的態度還真是不同尋常。Megatron看著那雙紅色的光學鏡,在裏面發現了類似Optimus的東西:傲慢,自負,冷酷,狡詐,暴戾。只是威震天將它們隱藏得稍好一些。「你說你叫威震天?」囚犯問。

「對,我來自另一個世界。」威震天說著,目光沿著能量基鎖鏈移動,最後鎖定了控制台。他一邊走向那邊,一邊說:「跟你們這邊類似的世界,只不過我的宗旨跟你們這邊的Optimus Prime一致,而像你一樣努力阻止我霸業的正義警察是擎天柱。另外我尚未取得像Optimus Prime這樣的全面勝利就是了。」他開始擺弄控制鎖鏈的裝置,「不過我也已經取得塞伯坦的控制權,正準備一舉消滅擎天柱和他的汽車人,卻被紅蜘蛛那爐渣打了黑槍,掉進你們這邊來。」

感覺他這段話信息量略大,Megatron一邊努力消化一邊看著他,發現他在幹什麼後隨口說:「那是密碼鎖,只有Optimus知道開啟密碼。」

「發現了。」威震天繼續擺弄密碼鎖,「那你的Starscream怎麼樣?」

藍色光學鏡黯淡了。Megatron低沉的說:「他們肢解了他——然後駭入他數據庫……」這是Autobots得以掌握Decepticons動向,迅速徹底擊垮Decepticons的重要原因。

威震天轉頭看向被束縛的TF,唇角浮起惡意的笑:「是嗎?真是大快TF心。」

Megatron皺起眉,本來要反駁,但想到他方才說被紅蜘蛛打了黑槍才掉進這邊,咬咬唇,改為說:「他好像……對你很放心。」

雖然他沒指名,但威震天顯然知道他說的是誰,回答:「托你的福,他很容易就相信我了。」他揮了揮右手,「他卸掉我的武器,在我機體上裝了定位裝置,就讓我在Ark裏面隨意走。」

Megatron有些意外,問:「這跟我有關嗎?」

「當然有關,我跟你很像嘛。」

Megatron感到自己的能量泵功率提升了,CPU中仿佛有個想法閃了一下。他正想確認一下,忽然手腳一鬆,能量基鎖鏈竟然消失了。Megatron一下掉了下來,太久不活動的機體不太靈活,摔倒在地。與此同時,比昨天更急促、刺耳的警報聲響徹中控室。

Megatron爬起來,揉著手腕,驚訝地問:「你還會弄這個?」

「剛學會的。」威震天得意地笑著。

荷槍實彈的守衛又衝了進來,將他們兩個團團圍住。Megatron機體上四個禁制爪,基本無法動武,所以也沒嘗試突圍,抓緊時間活動四肢關節,對身邊的TF說:「你像他,多過像我。」

威震天哈哈大笑,說:「你像我那邊的擎天柱,也多過像我。」

「你……會想殺了他嗎?」

異界來客收起笑容,若有所思地看著前數學教授,回答:「經常想。不過殺不殺,就視情況而定了。」他搖搖手阻止想開口的Megatron,「我尊重我最大的敵人,不想給他無益的折磨和羞辱。但如果只有殺了他才能確保他不能再妨礙我,我不會有絲毫憐憫。」

Megatron沉默著。這感覺真的很奇妙——他們仿佛不需要思考就能明白彼此的想法,知道彼此正在以及想要說什麼。他也直覺地知道威震天沒說謊。那麼,只需要稍微轉換一下思考角度,他就能得出自己一直想知道的答案。

雖然這個答案看起來非常地難以置信。

Optimus趕了過來,看清狀況,有些怪異地看了威震天一眼,就親自將Megatron重新鎖起來,吊回原位。他修改了密碼,然後對一臉悠閒的TF說:「跟我走。」又轉頭對跟過來的Jazz他們說,「你們去會議室等我,我處理完就過去。」

「Optimus!」Megatron見他們要走,擔心地叫出聲,「別傷害他。」

暴君回頭看著自己以前的老師,殘酷地回答:「那要看他的表現。」

「Optimus!」Megatron隱隱感到不安,卻又無可奈何地看著他們離開。他挫敗地歎口氣,祈禱威震天不會被自己以前的學生肢解掉。



中控室的門在身後關閉的時候,威震天回頭看了下,捕捉到被拆掉了機翼的白色戰鬥機最後一眼。他轉回頭,看著走在自己前面的黑紫暴君,感到火種又變得有些異樣——不知為何,在接近這個邪惡版本的汽車人司令官時,他會覺得自己的火種似乎被對方強烈吸引著,這是他接近擎天柱的時候從不曾有過的感覺,讓他疑惑不已。他將光學鏡關閉一點,握一下拳,沉默地跟著Optimus來到一個寬敞明亮的房間。

威震天迅速掃描了一遍環境,目光掠過牆上掛著的琳琅滿目的TF肢體殘件,最後將注意力放在一對保養良好的藍白色機翼上,問:「這是他的?」

Optimus沒回答,只是盯著他的光學鏡,冷冷地問:「那個鎖是你解開的?」

「是我。」威震天不甘示弱地瞪回去,視線的交會讓他的火種又是一陣騷動。他煩躁地問:「你那個醫官還對我做了什麽?爲什麽我接近你就會覺得不爽?」

對方鮮紅的光學鏡閃過一絲奇異的色彩,說:「如果我沒猜錯,你的不爽在我讓他給你修理之前就開始了。」

威震天意識到什麽,向黑紫暴君走了一步:「你也感覺到了?火種的吸引。」

「餘燼。」Optimus更正道。他伸手抓住銀白TF手臂,用力一拉。

威震天一個踉蹌撞到這個世界的統治者機體上,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有力的手臂環住腰部。他本能地右手握拳猛力打向對方面部。

Optimus沒有躲,這有力的一拳僅讓他側過頭。他手上加力,擺正腦袋,命令道:「別動。好好感覺下。」

威震天停下已經揮出一半的第二拳,怒視更用力地摟著自己腰的TF。此刻銀白的胸甲和紫色的抵在一起,裝甲下方的生命之種簡直想跳出去。「渣的。」他駡了一聲,收回半舉的右手。「你覺得這算什麽?」

雖然他們相互吸引,卻完全沒有情侶之間該有的那種熱情,機體沒有升溫,能量泵也保持正常。真是詭異,這樣他都不知道算不算對這紫色的傢伙「有感覺」。

「我不知道。」Optimus似乎也在困惑,「但我們可以做點什麽來驗證一下。」他放開威震天的手臂,改為按住他頭盔後部將他壓向自己,面罩滑開,霸道地吻上去。

這侵略般的動作讓威震天再次本能的反抗了。幾秒後他領會了對方的意圖,才停下掙扎,任Optimus覆上自己雙唇。他花了更多的時間來讓自己放鬆,接受這個吻,並出於不服輸的心態,反侵入到對方口腔中。四片唇相互摩挲、擠壓,兩條舌糾纏不休,混在一起的電解液從嘴角溢出。

Optimus先中止了這個較量意味多於親熱的吻,說:「你技術真差。經驗很少?」

威震天沒好氣地瞪他一眼,說:「我喜歡直奔主題。」

「太好了,我也是。」Optimus興奮地說著,直接抓住對方護襠,用暴力扯下來丟開。威震天也不甘落後。兩位破壞大帝的動作微妙地同步,同時摸向對方接收端,然後因為這個刺激繃緊機體,各自「嘿」了一聲,反射性退後一步,拉開距離,相互瞪視著。

「我不做被拆那個的。」威震天帶點惱怒地說。

「太糟了,我也是。」Optimus同樣惱怒。

威震天警惕地看著黑紫TF略有閃爍的光學鏡,估算用武力迫使對方屈服以及反過來的可能性。雖然他除了融合炮被拆掉之外並沒有受到其他限制,但爲了這個問題打起來的話好像蠻蠢的?
好在似乎對方也有相同想法。Optimus很快做了決定,問:「你的能量水平是多少?」

威震天愣一下,保守地回答:「一半左右。幹嘛?」

「我有90%。」黑紫暴君點點頭,「這麼看來,由我來拆你是最符合利益的做法。」

「喂!」威震天有一種上當的感覺,「這不公平!」

「要公平?猜拳嗎?」

「……」威震天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Optimus露出邪惡的笑:「那就這麼定了。」

「不要那麼隨便的決定啦!」威震天決定還是用拳頭說話比較可靠。

下一刻,兩位邪惡首領就扭打在一起了。他們在地上翻滾,一會兒銀白在上,一會兒黑紫在上,附近的傢具都慘遭戰火波及。

威震天再次狠揍了黑紫TF肩部一拳,同時感到腰上傳來鈍痛。他們可沒忘記動武的目的,在攻擊的時候不忘順手扯掉對方的裝甲——牆邊已經丟了好幾塊成果了。威震天左大腿外側的裝甲就被撕了下來,內部線路不可避免地斷掉了一些,傷口傳來火辣的痛感。他不規律地換著氣,激烈的打鬥讓他機體溫度變高了,能量泵功率也提高。雖然這是戰鬥時的正常反應,卻恰好彌補了之前他所缺少的那部份感覺,加上火種被強烈吸引,他有些無法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打敗對方上。

機體提交了能量值偏低的警告。剛才他故意說了個虛高的數值,事實上昨天開始他就沒補充能量,而他充分相信這個世界的最高統治者隨時可以得到最優質的補給,繼續打下去的話明顯不利於自己。這判斷讓他有些遲疑了。就在他分心的時候,Optimus抓著他的肩將他牢牢壓在地上,湊到他面前,再次霸道地親吻他。

這回威震天僅僅只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放鬆下來,回應著。Optimus也鬆開對他的壓制,一手摸上他的臉,一手來到他左腿傷口處,指尖不輕不重地撫過暴露的線路。

威震天發出一聲呻吟,剛充分運動過的機體異常敏感,對方的撫摸全轉化成愉悅的熱流。他扣住Optimus的背部,在裝甲縫隙上摸索著。兩具強壯的機體交疊著,相互摩擦著,偶爾激起一串小小的火花。

從彼此接觸的地方竄起的熱流迅速匯集,沖刷著機體,帶來一波強過一波的快感,慾望迅速擴大,機體溫度持續攀升,對接系統自動激活。在接收端感應到輕柔的碰觸時,威震天咬了咬牙,沒有再拒絕。那靈巧的手指技巧地刺激著端口外圍的傳感器,陌生卻強烈的感覺奔騰在線路中,掀起新一輪的快感。威震天不由得繃起機體,仰起頭。Optimus趁機啃噬他頸部的線路,繼續愛撫他的端口,協助他儘快完成預熱和潤滑。

被狠狠貫穿的一刹那,威震天差點尖叫出來,感覺火種仿佛也被什麽填滿了——普神,這感覺真他渣的棒!雖然對方稱不上溫柔,那夾雜疼痛的快感卻幾乎將他推入一次過載。

雖然他從不在拆卸的時候讓另一方主導這個過程,但現在看來破例一次也不是什麽壞事。這麼決定了之後,他卸除防備,將機體完全交給本能控制,隨著上方TF的動作搖擺著,放任自己盡情享受這洶湧的情欲,直到他們一起跌入過載的狂潮。

威震天覺得自己當機了一陣子,過去從來沒有體會過如此劇烈的過載。CPU恢復正常運轉發聲,他發現自己在無意識地輕蹭黑紫機體,讓滿足的感覺更持久。

這種感覺他不知道該如何表述,只是覺得他們在一起仿佛是理所當然的事,就像他能跟Megatron心靈相通一樣不需要理由。他從不懷疑自己是為戰爭而生,破壞和征服是他所有的渴望,拆卸對他而言僅只是單純的滿足生理需求而已。但這種陌生的感覺卻讓他相當滿足,似乎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了。理智線路告訴他這是不必要的軟弱情緒,情感線路卻認為這相當不錯。最後他的邏輯系統得出結論,反正也還沒找到回去的方法,在這遠離自己世界的戰爭和紛爭的地方,全面放鬆一下度個假也不賴。

威震天滿意地想著,正要繼續回味過載的感覺,卻發現上方的機體正在起身。對方粗大的輸出部件從體內抽離的時候,一陣空虛也隨之產生。他當即抓住Optimus將之拉向自己,有力的雙腿環住對方腰部,讓那管件再次深埋體內。「別動。」

「嗯?」Optimus有些不解地看著他,似乎在奇怪這個剛才還在跟自己爭奪拆卸權的TF怎麼忽然態度變化這麼大。

「別離開我。」威震天理所當然地用命令的口吻說出這句話,完全將這個星球的統治者視作屬於自己的所有物。

紅色光學鏡閃過奇異的光彩,Optimus低沉地回答:「如你所願。」毫不客氣地再次向銀白TF的敏感線路發起攻擊,剛剛平復的欲火再度席捲兩具機體。


——未完,暫不續……

再次廣告……
《Mega❤Surprise!》:http://cybertronsaga.com/bbs/read.php?tid-7219.html
[ 此帖被一张皮在2012-11-15 03:03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2-11-12 20:24 | [楼 主]
lalalailai
飞机停在坦克上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699
腐指数: 3931 螺丝钉
能量块: 18677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4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8-09
最后登录:2012-12-29

 

皮你就是个月球表面
天灾是女TF!!
顶端 Posted: 2012-11-12 21:15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6-24 23:4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